【观点热议】任正非和华为 能否跨过云时代的鸿沟?


华为在2016年上半年继续以40%的营收增长,让人们直呼“大象奔跑”,而这又与云有什么关系?简而言之,华为是云计算、大数据、移动互联的最大受益者之一,过去是,现在是,将来还是不是,却要看任正非能否带领华为跨过云时代的鸿沟。

华为不同于任何ICT公司,是云时代的一个独特样本,需要单独讨论。云时代太大了,也太复杂。所以在讨论华为之前,让我们一起看看云时代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1云是一个时代,还有一条鸿沟

云时代来了,衰退让ICT巨头们在困惑中转型、合并。IBM连续数年营收下降,HP分拆,Dell和EMC合并,Nokia和阿朗合并……。这是最坏的时代,但并不是故事的结尾。

谷歌云业务总裁Diane Greene今年表示,她认为目前只有5%的商业工作负载运行在云上。VMWare总裁基辛格认为,2030年50%的工作负载运行在公有云上。这也是最好的时代,云的机遇才刚刚开始。

Amazon、Microsoft、Google等少数巨头,已经在公有云领域占据了绝对优势,但格局显然并没有固化。云计算十年,只完成了市场早期的预热。在云上的工作负载,还是互联网原生企业原生应用为主。体量巨大的商业应用负载并没有大规模迁移到云上。为什么?回顾一下电气普及的历史吧。

1882年,爱迪生发明的电灯第一次照亮曼哈顿。但是足足过了三四十年,人类才开始从蒸汽时代向电气时代过渡。蒸汽时代人们用曲轴传送动力,为之建造的厂房都是层层叠加的高楼,电气时代带来的高效灵活没有施展空间。直到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,旧式厂房被摧毁,电气时代才真正到来。

历史经常是小步爬行的,不时才有一次跳跃。正是一战的破坏性,促使人们从蒸汽时代跳跃进电气时代。

图注:Geoffrey Moore 在1991年提出了高科技市场的鸿沟理论,即早期市场用户需求和主流市场之间常常存在巨大差异,从而形成市场鸿沟

云计算的普及也一样,基础设施,运维习惯,重写软件,新应用的开发,新应用模式的诞生……云计算也在小步爬行之中。云计算何时跳跃?云格局如何重构?答案无人知晓。

但是,云计算从早期市场进入高速成长期以前,一定还面临巨大的市场鸿沟。这是无数市场都存在的规律,但又常常被人忽视。

2从“柯达时刻”看隐蔽的市场鸿沟

让我们回顾一下数码影像市场变迁中的“柯达时刻”。看到《哈佛商业评论》最近重新撰文回顾柯达,指出柯达并不是像人们想象的那样,沉湎于传统影像而被数字技术颠覆。1975年世界第一台数码相机诞生于柯达。2001年柯达在Facebook诞生之前就收购了领先的数码照片分享网站Ofoto。然而柯达终因眷恋照片冲印业务而没能成功转型。

这篇文章其实没有真正剖析到柯达转型失败的一些重要原因,那就是数码影像市场从早期到爆发存在一个市场鸿沟,而柯达掉在了沟里。

笔者恰好在那个时代对柯达有一些深入连续观察。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柯达对数码影像投资约十亿美元,掌握了从数码相机核心元件到后期处理的全部专业数码技术,当时无人能望其项背。举个例子,当时全球只有柯达可以制造全尺寸CCD影像传感器,柯达每制造10片CCD,会分给佳能和尼康各1片,自己保留8片,而佳能和尼康还被迫向柯达销售ODM数码机身,柯达轻易获得了80%的专业数码单反市场。

长期的技术垄断让柯达产生了错觉,错以为早期数码相机的专业用户需求代表了未来的方向,而没有认识到数码相机在消费市场的巨大需求和差异。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,柯达在领先者的梦境中觉察到异样,消费型数码市场已经群雄并起,专业市场又被佳能和索尼的CMOS影像传感器在二十一世纪之处突破,历史上的“柯达时刻”开始倒计时。

柯达在CCD和数码相机专利上的收入可能高达数十亿美元的事实,恰恰造成柯达对未来市场的认知错误,倒在自己伟大成就的脚下,没能跨越市场鸿沟。

3跨越云时代的技术和生态鸿沟1.云计算处于早期阶段,市场鸿沟还未到来

“柯达时刻”生动展示的市场鸿沟,也是云计算市场发展中应该借鉴的。

把现在的云计算市场定义为早期市场,有几方面的原因。其一,互联网原生应用是云市场主流,商业和行业工作负载多数还没有云化,未来10年还有10倍以上的市场空间。其二,云计算还是厂商标准各据一方,产业标准和兼容性未成主流,各家公有云每年都有大规模宕机时间,这也意味着产业和技术成熟度相对有限。其三,与云技术相适应的生态成熟度不足。

认识到云计算还处于早期市场,那么我们就来看看早期市场之后云计算玩家们面临的发展鸿沟。

2.转型到云时代先要跨越生态和技术两道鸿沟

图注:云计算发展的战略格局–生态鸿沟和技术鸿沟

如图,云计算发展的生态鸿沟和技术鸿沟。首先想说明的是,这张图综合了云计算不同领域的代表性厂商,覆盖了云计算的基础架构、平台、应用,牵扯到公云、私云、混合云,生态也考虑了合作伙伴、开发者甚至用户。因此,这只是示意图,重在看各家在云计算中的大格局,寻找背后的规律,不同领域的玩家无法比较它们的相对位置。

真正在技术和生态上相对完善发展的几乎只有Amazon和Google,Azure的故障频繁让人很难信任Microsoft的技术成熟度,但庞大的开发者和用户生态让Azure处于市场前列。Google由于对云基础架构服务的重视程度不够高,在市场和服务上做的不够到位。其他云市场的玩家,不论是从硬件公司转型而来的基础架构供应商,还是从软件转型而来的平台、应用、管理服务供应商,都还挣扎的技术鸿沟和生态鸿沟里面。

对云计算发展的生态鸿沟和技术鸿沟进行观察,每个云计算厂商的一举一动,其战略意图都显而易见,背后也有一些规律可循。

3. 技术优先和生态优先两种战略路径

图注:云计算发展的战略路径—技术优先和生态优先

不同类型的ICT公司在构建完整的云技术和云生态优势前,往往不得不优先选择其一进行突破。

技术依赖型发展路径一般是ICT基础设施供应商依靠技术和行业优势,通过建设云数据中心和并购公有云平台发展业务,以IBM为代表。IBM还算不上成功转型,但携其私有云、平台软件、服务咨询的优势转型,比多数IT硬件公司更成功的进入了云计算时代。

云计算造成硬件层在产业格局中被抽象化,单一设备的可靠性和可管理性优势降低,和平台、应用软件之间的依赖性不再紧密。从服务器、存储、网络设备起家的ICT公司,以HPE、Dell/EMC、Cisco为代表,在形成足够大的云计算利益格局前,很难先形成强有力的云生态。HPE和Dell的公有云业务纷纷关闭,就是例证。因此,传统ICT基础架构公司不得不首先挑战技术鸿沟,凭借打造云基础架构和高效运维服务的技术优势,再完成生态构建。

生态依赖型发展路径一般依靠有规模效应的应用软件、应用平台、开发工具,以Microsoft、Salesforce、Adobe为代表。

传统的平台和应用公司,把开发工具、平台和应用迁移到公有云上,迅速以软件即服务的方式直达用户,形成生态,然后再逐步提升云计算的全面技术优势,在云计算市场中占有一定的先天优势,甚至可以后发先至。

相比较,面向中小企业的应用软件迁移到云上更容易成功,因为人才、成本等种种原因,中小企业是最容易拥抱云应用的,而且有规模效应。这可以解释为什么Microsoft、Salesforce比Oracle、SAP更容易以生态路径进入云时代。

4.云计算的市场鸿沟会是什么?

人们总是喜欢根据已知推算未知。但是,上帝掷骰子的结果是没法推算的。当云计算的市场有着众多不确定性的时候,上帝就会掷骰子。与其预期猜测云计算的未来,不如做好技术和生态的准备。

这是一个黑天鹅频现的时代。如果没有黑天鹅出现,云计算的市场鸿沟已经逐步显现:那就是传统行业的数字化转型需求,不同于早期互联网公司在云上的原生需求,两者需求泾渭分明。传统行业数字化应用向云计算的迁移将以何种形式完成?是以混合云的形式逐步完成,还是会产生大量原生应用进行跳变?

云计算未来的面临的黑天鹅很多,已经看到的是:

摩尔定律即将走到尽头,ICT产业的将产生怎样的路径跳跃?

通信产业正逼近香浓定理的极限,是突破还是在瓶颈之下喘息?

人工智能是一把锋利的双刃剑。人工智能何时实现软件自动化编程?智能机器人和人类在社会分工格局中如何相爱相杀?

为了云化,世界正在由软件定义,而软件天生爱犯错,那么是否会发生让人类止步不前的巨大灾难?智能驾驶汽车的交通事故只会残酷地变为统计数字,但智能电网的大规模中断事故会让人难以承受。

……

总之,太多可能飞起的黑天鹅,让我们还无法准确判断云计算的市场鸿沟将是什么。大公司必须敢于下几个大赌注,小公司只能孤注一掷。

4华为的云计算是个什么鬼?

有IT专家说,华为的云计算什么也不是。

这种说法一点都不奇怪,因为华为在全球IT领域的名声远不如CT领域响亮,IT人了解华为者凤毛麟角,而华为的云计算又不同于其他云计算厂商。

1.  从管道化到云化

互联网的产业分工把电信行业管道化了,电信运营商要借助云化重回价值链顶端。而电信行业的云化将迫使电信设备商软硬件解耦,原来软硬件捆绑的盈利模式被颠覆。作为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商,华为电信业务的盈利模式面临盛极而衰,岂能坐以待毙?2010年,任正非就已经看到了云计算给电信行业带来的颠覆性变革和IT业的历史性机遇,并做了部署。

厚积薄发,是华为的经典战法,即通过长期技术积累建立云计算的技术储备,迎接火山喷发的那一刻。此后,华为正式成立企业BG,密集投资IT和云计算技术,为全面云化布局。

2. 统一架构、深度开发的华为云

华为价值观第一天条就是以客户为中心,这不是说着玩的。华为的云计算首先考虑电信运营商的需求。

电信运营商对云计算的需求可以分成两部分,一部分是对内,服务运营商自己的电信业务,包括业务云化、运营云化、网络云化;另一部分是对外,提供云计算基础设施服务,提供传统电信之外的增值业务,避免被互联网管道化的命运。这段话对于IT人士稍微有点烧脑,看不太明白也没关系,不再继续展开了。

总之,结论是华为云解决方案必须满足电信行业深度定制化的需求,又要提供行业云、公有云的运营能力。这样的需求超过业内主流云技术的挑战。

客户需求导致的结果就是,华为必须选择开源软件,在此基础上深度开发。Open Stack是华为云基础架构IaaS的唯一的选项(为什么唯一,不解释),华为在此基础上密集研发、深度定制,并把自己在电信和其他行业的软件业务能力全面迁移过来,形成自己的PaaS云平台。

如此的由来,铸就了华为云平台两个特点:其一,统一架构,即公云、私云、混合云,都是同一个开放架构,应用可以在不同云架构上自由迁移。其二,安全性和可靠性相对较高,这是华为开发电信软件的积淀和电信运营商的品质需求造就的必然。

华为在云计算技术上聚焦于电信行业的业务、运营和网络的云化,致力于与电信运营商合作提供云计算服务,同时拓展平安城市、金融、交通等行业云。这是华为云计算在定位上显著区别于其他云厂商的地方。

2016年3月,德国电信携手华为发布开放电信云服务,标志着华为在云技术上及格了。

3.华为沿管道发展生态

参考前面的云计算市场发展战略示意图,华为云技术率先越过了及格线,缺憾就是生态不足。

回顾IT历史,IBM在大型机时代是软硬件垂直整合的封闭生态,但IBM在PC时代用开放的水平产业生态打败了苹果、反败为胜。苹果在手机上用垂直整合的半开放生态重新成为巨人。(但是,你不知道苹果还做过服务器吧,曾经也很做得牛B的,因为他没有盆友圈,我都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还活着。)Google用完全开放的Android生态赢得了大部分手机和平板市场,后来居上。还有什么?嗯,Oracle向上吃掉了数据库朋友圈的多家企业应用公司、向下吃掉Sun Micro和MySQL,从上到下垂直封闭整合,独霸数据库市场多年,让IBM和开源社区恨得牙痒痒。

生态圈怎么玩,学问太大了。

云生态怎么玩?云计算的本质不是技术,而是水平分层服务的商业模式。云厂商比拼的除了技术,更重要的是朋友圈,是生态圈,是开放合作。

华为云计算的当务之急当然是发展生态,华为生态战略也必须是开放合作。

任正非对华为生态战略有一个完全不同的说法,不是水平生态也不是垂直生态,叫做沿管道方向实现生态整合。

图注:任正非所指华为管道的概念涵盖了云平台,而不是“端、管、云”中的狭义概念。

管道的概念是华为自己定义的。2016年任正非在巴展会见中国一些意见领袖时做了一个有意思的表述,即:你刚才有没有看到有一个树,这棵树干就是我们的大数据管道,我们的云不是内容,是平台,同样也是管道,树干起来也是支撑很多分树干,树干上面挂了很多果,其实就是运营商、内容提供商等各种商,几千家、百万家将来都在这棵树上开花。根在哪呢,根在客户那个地方。我们吸足营养,这个客户已经不是运营商了,已经是最终客户了,这样会使得我们的树干更强壮。

任正非一个寓意深刻的表述,既可以理解华为如何沿管道整合生态的战略,也明白了华为在云时代如何重新定义了自己的客户。对于电信运营商,华为需要理解客户的客户,实现B2B2C。而云时代,华为则要面对更广泛的最终用户,把握时代进步的脉搏,避免在跨越云市场鸿沟的时候走错方向。

华为具体怎么建生态?华为刚刚在上海举办的全联接大会2016上说的很清楚,报道很多,感兴趣的自己搜索脑补。

华为轮值CEO郭平在全联接大会表示,十五万亿美元云市场,华为只取百分之一。比起开放能力给合作伙伴,做大开发者平台这些方式,任正非最擅长的其实是洞察人性,提出构建生态一定要“深淘滩低做堰”,简单说就是利益,就是要和合作伙伴分享利益。

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的简单道理,也许才是任正非华为之道的精华。
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